• <menu id="kci6o"></menu>
  • <nav id="kci6o"></nav>
  • <menu id="kci6o"><tt id="kci6o"></tt></menu>
  • 社會

    豪華列車“試水”高端游:萬元票價值嗎

    蔣芷毓  2022-08-08 10:28:09

    高端火車游是適應需求的一種新穎產品,但目前國內的旅游專列大多停留在初級、粗糙的整合層面。

    坐在行駛的列車上,窗外草原、湖泊、胡楊、戈壁徐徐經過,一幅幅油畫景致就在眼前;窗內,則有精致的裝飾、美味的餐食。這是孟恬對豪華旅游專列的想象。

     

    今年6月,她和母親坐上了新疆的新東方快車,以30999元/人的價格購買了“升級藍鉆”——是將原本的四人車廂折疊了兩張臥鋪后,做成的雙人車廂。行程一共17天,從北疆到南疆,中國最大的內陸淡水吞吐湖博斯騰湖、那拉提的薰衣草花海、奇幽的天山神秘大峽谷、富有西域風情的餐廳和塔吉克族能歌善舞的男女,都讓孟恬覺得“此行無憾”。


    孟恬入住新東方快車“升級藍鉆”車廂,列車員為她介紹。圖/受訪者提供

     

    新疆的自然美景給孟恬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她覺得旅游專列更像是一個交通工具,“總體上是開心的旅行,但由于并不是觀光鐵路,窗外的風景比較普通! 火車游在國外是常見的旅游方式,美國的加州微風號、日本的四季島號等都是知名的豪華列車。在中國,也有熊貓列車等價格千元的旅游專列,但高端火車游較為缺乏。

     

    由烏魯木齊鐵路局打造的新東方快車從1999年投入運營,此前面向境外游客,近年才對國內市場開放。新東方快車運營方華運文旅負責人錢日文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新東方快車目前已經銷售到了10月份,10月的行程還沒出臺,但總共64席位的‘金鉆’車廂都預訂40多位了!

     

    7月3日,另一趟高端旅游列車呼倫貝爾號從哈爾濱首發,五天四晚的行程涵蓋了草原、森林、火山多種景觀,滿載僅44人,價格在20999~26999元/人。上船吧創始人劉建斌在6月底乘坐了呼倫貝爾號,他認為高端火車游是一種創新,但行程細節仍需打磨。

     

    國內旅游業近來反彈,高端旅游也迅速回升。產業經濟咨詢機構景鑒智庫創始人周鳴岐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旅游業過去幾年較為慘淡,大部分產品供大于求,但在高端旅游市場是相反的,高品質的高端度假產品非常有限,豪華火車游是對市場需求的補充。

     

    萬元票價,值嗎?

     

    孟恬和母親6月7日在烏魯木齊登上新東方快車。她回國不久,兩年前被這趟高端列車吸引,但由于疫情一直未能成行,這次恰逢生日,她和母親便很快報名。


    登車前,孟恬與新東方快車合影,車身上印有烏鐵標志。圖/受訪者提供

     

    她們從烏魯木齊出發,一路經過奎屯、伊犁、庫車、北屯等地,此時正是伊犁草原生長旺盛的季節,從車窗望出去,藍天與草地疾馳而過,藍、白、綠、黃、灰和諧地呈現在同一片景色中。

     

    伊寧草原大氣磅礴,孟恬置身其中,覺得自己特別渺小。17天里,她騎馬蹚過淺淺的水灣,也騎著駱駝走過天山神秘大峽谷,沿途戈壁讓她感到一種“冷漠的美”。在背靠沙漠的湖中,她看到一只黑天鵝正在捕魚。她覺得這是一趟十分值得體驗的旅程。

     

    從旅程本身的體驗感來說,這種旅行方式帶來的體驗感是全新的。6月底,上船吧創始人劉建斌受呼倫貝爾號之邀前往體驗“火山森林草原之旅”。受北京、上海疫情影響,當時僅有十幾位客人。呼倫貝爾號暑期五天四晚的行程票價為20999元/人至26999元/人不等,劉建斌入住的是價格最高、面積有12.1平方米的至尊紫金房,平均下來每天約5400元/人。紫金房里有兩張單人床、干濕分離的衛生間。

     

    夏季還不是當地景色最為壯麗的季節,整個旅途中,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車上吃的一頓落日晚宴。在牙克石上車去完工站的列車上,窗外草原偶爾還能看到羊牛,傍晚的陽光從車廂透了進來,晚餐是中西結合、擺盤精致的牛油果藜麥沙拉、銀鱈魚和禿黃油拌飯,種種體驗讓他難忘。

     

    不過,對孟恬來說,以后出行可能不會再次選擇“豪華列車”的方式。

     

    為期17天的行程里,孟恬在車上只住了四五晚,其余時間都被安排在當地星級酒店或民宿入住。新東方快車的南北疆17日游路線有藍鉆、升級藍鉆、金鉆三種席位,價格分別為每人22999元、30999元和42999元。孟恬和母親選的是升級藍鉆,平均下來每人每天約1823元。

     

    與普通列車不同的是,新東方快車有“管家”服務。孟恬說,藍鉆車廂20多個人由一個“管家”負責,每到達一個景點還另有一名地陪!肮芗規Я撕芏嗄甑胤綀F,對當地很了解!边^生日時,管家為她送來了蛋糕和駱駝公仔。

     

    讓孟恬滿意的是,運營方在各地都安排了人員接待。在奎屯,當地準備了一個小規模的旅行開幕會。在喀什,運營方邀請了當地歌舞團身著民族服裝、跳著民族舞迎接。她還記得運營方安排的一家喀什餐廳,大廳金碧輝煌,穹頂高聳,富有西域特色,還有人表演走鋼絲。她喜歡這些熱鬧的活動。

     

    與愉快的旅途相比,火車游仍然有其不方便之處。由于只有金鉆有獨立洗手間、淋浴間,藍鉆和升級藍鉆每個車廂共用一個洗手間、淋浴間,洗澡有時需要排隊!跋丛钑r間按包廂分配,但基本上沒人遵守,都靠排隊!


    呼倫貝爾號價格最貴的至尊紫金房,有兩張單人床,面積達12平方米,室內有獨立衛浴。圖/受訪者提供

     

    火車的娛樂車廂可以喝酒、唱K,內部裝修頗為簡單,一臺小屏幕電視,配備有話筒、音箱,只有沙發、兩張矮圓茶幾,沒有酒吧里炫目的燈光。令她意外的是,唱k要收費,每人30元,提供的免費酒也只有罐裝烏蘇。

     

    車廂空間也是受限的。孟恬母女入住的升級藍鉆包廂,不到10平方米。孟恬說,升級藍鉆包廂跟其他普通列車的高級軟臥布局一模一樣,只是陳設更精致。雖然孟恬買的是“升級藍鉆”,區別于普通藍鉆的四人間,在火車上享有雙人包間,但在落地酒店上和“藍鉆”客人一致。這讓孟恬有些失望,她覺得多花的錢沒有體現出價值。尤其是新東方快車人數眾多,滿載能坐204人,這在管理上容易帶來壓力!拔覀兒退{鉆住同樣的賓館,下火車還得跟他們搶房!泵咸裾f。

     

    盡管行程共有17天,還采用了火車、大巴交替趕路的方式,孟恬仍然覺得行程很緊。有一天夜里,她們晚上12點多鐘才到酒店!罢麄行程非常匆忙,到后來累得全身乏力!泵咸裾f。

     

    高端旅游產品有限

     

    錢日文第一次接觸新東方快車是在2015年,那還是烏魯木齊鐵路局打造的第一代高端列車。2021年3月,烏鐵改造的第二代新東方快車問世后,錢日文前往新疆考察了車體。由于改造成本較高,加上疫情對旅游業的沖擊,華運文旅經考慮后在2021年7月推出了新東方快車首趟線路,面向國內市場。

     

    他所在的華運文旅集團從事旅游專列已有十多年。在過去,旅游專列受歡迎的原因在于“性價比高”。錢日文說,由于火車游能省去部分落地酒店住宿,一直以來很受中老年人歡迎。

     

    不過,他逐漸捕捉到旅游市場需求發生的變化?腿酥饾u傾向于時間長、內容豐富的深度游,也從追求性價比到注重體驗感。華運文旅的火車游團隊,以往成團能達到六七百人,但現在,一些客戶更青睞定制團、小規模團的產品。

     

    景鑒智庫創始人周鳴岐認為,由于中國西部地區地廣人稀,點對點之間距離遠,尤其是在一些旅游景點所處的縣城,高端住宿產品較為缺乏,豪華列車能填補高端旅游市場的空白。

     

    “火車游最大的優勢是能‘一線多游’,采用火車、汽車等多種交通方式,節省出行時間!卞X日文說,“新疆南北跨度大,如果只用汽車環游,壓力會非常大!

     

    “在新疆,火車速度比汽車有優勢;疖嚂r速為120~160公里/小時,而汽車會被限速到40~60公里/小時。加上高端專列乘客進站、候車都走綠色通道,能節省很多時間!贝送,他舉例稱,旅游專列目前能到達離景區最近的火車站,這是汽車沒有的優勢。例如,一般游客去可可托海景區要從喀納斯駕駛汽車行駛五六個小時,但專列能直接開到離景區最近的火車站,下火車后只需40分鐘車程便能直達景區。

     

    在6、7月,新疆旅游進入旺季、游客爆滿時,喀納斯人滿為患,但新東方快車的客人都走VIP通道,乘坐景區直通車一站式進入景區!懊颗_車要多花五六千元的成本,連檢票都是我們的工作人員負責的,中間省掉了很多環節!卞X日文說。

     

    盡管火車游在行程上有優勢,錢日文也承認,作為新型產品,運營方仍在摸索如何做好高端專列。他回憶,首趟發車時,很多行李都是客人自己拿;從第二趟開始,在客人登車之前,所有行李都通過后勤人員直接送上火車包廂。在經營高端旅游產品上,國內運營商仍在逐漸完善。

     

    高端旅游產品,重在體驗,需要在細節上不斷打磨,這是與平價旅游產品最大的不同,也是當下國內高端旅游市場的短板。

     

    劉建斌一行人在哈爾濱香坊站登車時,運營方安排了小提琴伴奏,還介紹了鐵道的歷史——這是百年前建造的東清鐵路。不過,劉建斌建議,行程中應該多一些本地化的元素。呼倫貝爾號的旅行線路是歷史上著名的東清鐵路,沿途有很多歷史文化遺產,不少站臺歷史悠久,可以再挖掘其背后的文化意涵,將下午茶等場景轉移到站臺上。他認為,在餐飲和活動上,不一定都要是西式的,也可以提供蒙古族的飲食、點心,增加當地獨特的文化活動。


    登上呼倫貝爾號時,劉建斌看到的餐廳內景。圖/受訪者提供

     

    劉建斌長期從事高端旅游業務,他認為,在出境游受阻的情況下,國內高端旅游產品供應有限。盡管上海、北京、深圳等一定程度上受疫情影響出行,但市場總體回暖,帶來出行需求增加。

     

    新東方快車投入運營的第一年受疫情影響較大。錢日文透露,去年,盡管前幾趟線路銷售良好,但由于疫情影響,廣東、南京等地區客戶退票帶來了沖擊。當地疫情也影響出行,去年10月,所有新東方快車游客都已經在烏魯木齊集合,但最后還是全部折返。今年上半年,上海、浙江、北京等客戶退票也影響了上座率。

     

    不過,在今年暑期旅游業回暖后,新東方快車銷售也隨之增長。錢日文介紹,今年新東方快車目前已經銷售到了10月份。他認為,新東方快車能獲得市場認可,一方面是由于產品的獨特性;另一方面,是在出境游受阻后,國內高端旅游需求的增加,在高端旅游購買力上有所提升,“否則,現有價格要在國內市場被接受,還需要一個過程”。

     

    北京執惠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劉照慧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過去5年,即便在疫情之前,中國景區游客量也處于總體下滑趨勢,各景區下滑的比例為10%至20%不等,反映的問題是觀光游的銷售業態面臨著無法滿足消費市場的快速變化,尤其是年輕化的消費市場需求。高端火車游則是適應需求的一種新穎產品。

     

    投入成本高,商業模式能盈利嗎?

     

    盡管高端火車游深受追捧,但其商業模式仍然受到質疑,原因之一便在于其高昂的成本。

     

    一位不愿具名的烏魯木齊鐵路局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新東方快車是當地運營多年、具有良好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明星產品,2019年舊車體到期廢棄后,因當時有持續的外賓客源,從而選擇改造新車體,繼續運作該項目。

     

    改造在青島進行,持續一年時間,車體改造花了4800萬元,后期軟裝花了200多萬元,整體超過5000萬元。新東方快車沿用了此前的設計,上述工作人員透露,舊車體用的主要是板材,而新車體的家具全部都是實木的。細節上也有所加強,每節車廂配備小冰箱,空調是可調節風速的,金鉆包廂配有保險柜。在外觀上專門刷成了綠皮火車,意在打造復古氣息。

     

    今年,華運文旅通過烏魯木齊鐵路局競標招商,獲得了運營資格。2022年,新東方快車計劃運行13趟。根據現有資料,新東方快車滿載204人,即便以最便宜的藍鉆22999元/人計算,新東方快車一年的收入也有6099萬元。也就是說,在刨去日常運營費用后,只需滿載運行一年,新東方快車就能收回車體改造成本。

     

    相較之下,呼倫貝爾號由于投入成本高、線路天數短、僅有44席位,盈利之路顯得更為漫長。呼倫貝爾號于今年7月3日正式首發,是由復星旗下星景旅游列車、哈爾濱鐵路局、呼倫貝爾市政府聯合打造的高端旅游專列。呼倫貝爾號運營方星景旅游曾對媒體稱,其改造成本為接近1億元。假若每月運行三趟,每年運行36趟,一年收入也只有4277萬元。

     

    不過,由于西北、東北地區旅游淡旺季都特別明顯,也不排除兩趟列車在旅游淡季停運的可能,再加上運營、后續翻新等費用,要實現盈利,兩趟列車仍面臨壓力。

     

    錢日文表示,就算能實現滿載,每年有6000多萬元營收,其中運營商付給鐵路局的票款成本仍不足以支撐車體改造成本。加上人員成本、酒店餐飲成本、各旅行社分銷成本,運營商的利潤僅在10%左右。

     

    上述烏鐵工作人員認為,高端火車游要達到收益需要持續地經營。錢日文稱,收回成本確實存在壓力,但打造一個標志性的品牌列車,本身的效應也會高于其短期內能獲得的收益。

     

    在劉建斌看來,以呼倫貝爾號四晚五天的路線來說,時間略短了些。要達到高端體驗、深度游應更長,如八天七晚,時間長才能體現火車的優勢,能夠串聯起不同目的地,相較常規陸地旅游才有不可替代性,游客體驗也會更豐富,溢價更高,銷售壓力也越小。

     

    即使高端火車游短期內不盈利,對于運營方來說,也可以用該產品來撬動其他線路,與其他地方談合作。周鳴岐認為,一個樣本成功后,將有助于擴大經營網絡,如果未來能將西部一些城市打通,整體經營規;瘜⒏鼮橛欣。

     

    在一些國家,高端火車游已有長足發展。有業內人士透露,呼倫貝爾號借鑒的是日本頂級列車“九州七星”。

     

    日本在2006年正式提出“觀光立國”政策。鐵路公司也隨之配合,通過整合鐵路運輸服務、娛樂服務、旅館等事業,結合地方性的旅游資源,創造加乘效果。例如著名的鐮倉江之電,電車本身也成為了旅游景點。

     

    九州七星在2013年推出,據《東洋經濟》報道,該專列由川崎重工、日立和JR九州共同生產,生產成本約為3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55億元。相較于國內豪華專列“爆改”綠皮車,九州七星在建造和鐵道設計上均為定制,內飾精致,最昂貴的套房有整面玻璃供觀景。

     

    九州七星一共有14個包廂,最大套房約21平方米,旅游路線為環游九州,體驗陶藝、溫泉、鄉土酒和大自然的魅力。不過,為期四天三晚的行程也頗為昂貴,售價為每人159萬日元至209萬日元不等,約合人民幣8.1萬元至10.6萬元。

     

    “高鐵本身是一個大交通解決方案,能夠將多個旅游景點穿行起來,并且能重新組織旅游產品的體驗和消費!眲⒄栈壅J為,“目前國內的旅游專列,大多停留在初級、粗糙的整合層面!

     

    劉照慧以他2015年在美國納帕山谷的一趟火車游舉例,游客在列車上吃著牛排、品著紅酒,一路開進山谷里著名的葡萄酒莊!爱數氐奈幕瘍热莶粌H變成可以展覽的東西,還是可感、可觸、可消費的物品,紅酒莊精致的建筑、上乘的葡萄酒,能吸引游客離開時消費,達成立體的綜合性體驗!

     

    今年來,受疫情影響,鐵路客運市場遭受沖擊。根據國家鐵路局數據,今年6月全國鐵路旅客發送量約1.67萬人次,比上年同期減少32%。在鐵路客運滑坡的背景下,多地鐵路局推出旅游專列,以此提升客運能力。

     

    有業內人士透露,中國鐵路部門更注重安全第一。通常來說以貨運、高鐵、普通客運等正班車優先,旅游專列作為臨時加開車,運行時間表往往排在最后。在車體改造上,旅游專列也需要兼顧火車安全性,只能在有限范圍內改造。

     

    以新東方快車為例,在改造的過程中,烏鐵參考了華運提出的窗簾裝飾、床品、洗漱用品等方面的建議,但由于車體改造需要兼顧安全性,有較為嚴格的要求,火車硬件改造方案最終由烏鐵決定。

     

    旅游專列都是由鐵路局與運營方合作,一般由鐵路局提供車體,運營方負責線路設計等經營工作,以新東方快車和呼倫貝爾號為例,其火車司機、部分乘務員都是鐵路局的工作人員,而其他管家、地陪等則由運營方負責。這要求雙方在配合上更為緊密。業內人士稱,復星旗下的公司也聘請了原來在鐵路系統里負責調度的人員,從而更了解規則。

     

    部分地方對旅游專列已經逐漸重視。以烏魯木齊鐵路局為例,新東方快車是其創新產品,其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除了每天固定的班次,今年所有列車里,新東方快車拿的時間表是最好的!靶聳|方快車是我們的明星產品,為保證客戶利益,我們都會優先考慮新東方,盡量保證游客有充足的地面游玩時間,保證列車夕發朝至!

    (應受訪者要求,孟恬為化名)

     

    發于2022.8.8總第1055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雜志標題:豪華列車“試水”高端游:萬元票價值

     

    把校花的肚子灌满精子
  • <menu id="kci6o"></menu>
  • <nav id="kci6o"></nav>
  • <menu id="kci6o"><tt id="kci6o"></tt></menu>